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 > 正文

贺金龙:优美利用债券私募在做投资

来源:益群网 时间:2019-11-19 10:02:49

 

贺金龙

深圳市优美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创始合伙人/首席投资官

华南理工大学法学+经济学双学士学位毕业,MBA在读,曾在华泰证券任职超过10年,服务众多资产过亿的机构和个人高端客户,投资理念稳健,风控意识强,擅长债券、对冲套利等低风险类投资,对香港及海外资本市场了解,具有多年投资指导经验。

精彩观点:

股票的本质就是企业的成长性。期货的本质是一个转嫁风险的合约。债券的本质是获得利息和到期本金的证明书。

目前的上证不到3000点属于市场的中低位置。乐观的说法是牛市上涨过程的低点位。

未来半年到一年,A股震荡是主旋律。

预计外资流入大趋势不变,近期题材热点轮动较快,但持续性都不太好。

我们主要选择有“利息”的标的和有折价套利或政策红利的标的进行投资。

我们喜欢追求确定性的盈利,实现财富稳定复利增值。

证券投资中的风险很多,主要有形势风险、行业风险、财务风险、管理风险、通货膨胀风险、利率风险、流动性风险等。

低风险投资的高收益也需要市场的配合,最大的配合是投资标的的流动性和波动率。

债券的种类可按发行主体、发行区域、发行方式、期限长短、利息支付形式、有无担保和是否记名等分为九大类。也可以简单粗暴的分为“纯债”和“可转债”。

我们公司长期专注证券二级市场的投研,时刻关注多个套利标的。比如期现套利、分级套利、可转债套利等成熟的套利策略。

2015年上交易所推出的50ETF期权,我们就开始研究并交易,随着近两年的交易量持续放大,套利机会也随之大幅增加。

定价错误的机会,没人告诉你。那只能依靠我们自己来发掘。市场上的定价错误主要是参与者的不同视角和目的还有就是非专业性导致。

股市处于较低风险区域时增加股票投资,力求股市走高时,赢取收益;股市估值偏高时,卖股买债获取债券利息。

我司始终参与网下打新,新股新债都会参与。

可转债网下打新的恢复和可转债的大量发行给今年带来了不少收益,此外科创板的开板,大量科创板新股上市都给市场打新带来了很多收益。

我们对于套利的理解核心还是理解为对政策的套利。

私募机构核心竞争力是人才。

股东及基金经理跟投,其实就是要实现权力和义务的对等。

预测资产价格涨跌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所以我们不会用博弈思维去赚市场上的钱。

私募机构要给投资者带来持续盈利,要么是某个策略长期有效,要么是公司团队投研实力强大,能实时调整相关策略,从而实现长期持续盈利。

只要你能做到千里挑一,就能算上是一家盈利还不错的私募机构。

拿自己真金白银从市场上走出来的才是真正有投资管理能力的。

我们会选择发展慢一点,但是会发展更长远一点。

贺总您好,您2006年进入金融行业,对股票、期货、期权等均有深入研究。就您看来,股票的本质是什么?期货的本质是什么?债券的本质是什么?

贺金龙:股票是公司财产的所有权凭证,它的本质就是企业的成长性。

期货是由期货交易所统一制定的、规定在将来某一特定的时间和地点交割一定数量标的物品的标准化合约。它的本质是一个转嫁风险的合约。

债券是政府、企业、银行等债务人为了筹集资金,按照法定程序发行并向债权人承诺于指定日期还本付息的有价证券。它的本质是获得利息和到期本金的证明书。

您觉得目前A股市场处在怎样的状态中?市场的核心驱动力是什么?未来半年到一年,A股上涨、下跌、震荡,哪个概率更大?

贺金龙:目前的上证不到3000点属于市场的中低位置。乐观的说法是牛市上涨过程的低点位,因为30多倍估值相对于70-80倍的牛市顶估值还差一倍。

市场的核心驱动力是资本市场改革。

未来半年到一年,A股震荡是主旋律。

外资通过沪港通、深港通逐步进入A股市场,您觉得外资的入场使得A股市场的波动节奏、投资风格、板块分化等和以往有何不同?

贺金龙:外资2018年逆市流入,2019年一季度继续放量流入;预计外资流入大趋势不变,近期题材热点轮动较快,但持续性都不太好。

金融投资的盈利模式有很多种,您用的是哪一种或哪几种?为何选择这类模式?

贺金龙:我们主要选择有“利息”的标的和有折价套利或政策红利的标的进行投资。因为我们喜欢追求确定性的盈利,实现财富稳定复利增值。

您主要抓低风险的投资机会,请问投资中的风险一般来源于哪些方面?怎样的机会是低风险的机会?

贺金龙:证券投资中的风险很多,主要有形势风险、行业风险、财务风险、管理风险、通货膨胀风险、利率风险、流动性风险等。

首先是投资标的的选择,不同标的本质属性的不同,决定它的风险高低。投资标的的定价必须是由大众决定的,而不是由少数人决定的;标的的价值是相对固定的,而不是根据少数人的意志来随意变化的。选对标的,再辅以符合投资规律的操作方法,这样的投资才是真正的低风险投资。

抓低风险的机会,是否意味着无法获得高收益?

贺金龙:不是。低风险投资的高收益也需要市场的配合,最大的配合是投资标的的流动性和波动率。比如2015年股市牛市,带来了很多折价套利机会,分级基金折溢价的套利就获取了超额收益,有些私募对外表示他们获取了2倍收益。我们当年也做到了很好的绝对收益。

您擅长债券投资,债券的种类有很多,您主要投哪些类型的债券?债券的风险主要来源于哪些方面?

贺金龙:的确债券的种类非常多,且随着人们对融资和证券投资的需要又不断创造出新的债券形式。现在的金融市场上,债券的种类可按发行主体、发行区域、发行方式、期限长短、利息支付形式、有无担保和是否记名等分为九大类。也可以简单粗暴的分为“纯债”和“可转债”。国内银行和交易所债券市场的总量也是非常大,非牛市时,总规模是要大于A股股票规模,主要投资者为机构,所以个人了解得比较少。

债券的风险主要分为系统性风险和非系统风险。

系统性风险:1、系统性信用风险。宏观经济走弱,市场资金面恶化,可能出现系统性的信用风险。2、利率风险。如市场利率上升,利率债价格将下跌;如回购利率上升,会导致回购的资金成本上升,收益下降。

非系统性风险:1、信用债个券的信用风险。即信用债个券的违约风险。2、流动性风险。如,较低等级的信用债组合,流动性一般较低。

在不同的时期,不同的市场环境下,是否应调整投资体系中债券的配置比例,调整债券的配置种类?

贺金龙:是的。根据宏观经济、利率波动、个债信用等等都会进行配置调整。

经济衰退时,宽松型的货币政策往往会促成债券牛市;经济复苏到过热的过程中,股票又是最佳的投资选择,在进行偏股性的配置中,利用可转债向下有底,向上无顶的特点,配置优选的可转债。比如2018年我们的债券策略以信用债为主,18年下半年股票单边下行,债券市场却是牛市,18年债券策略实现较好的绝对收益。2019年一季度股市开始反转,我们不断减仓信用债,买入低估值的可转债。此外可转债发行数量也在不断增加,信用债和可转债的不断切换,今年债券策略收益率更高。

您擅长捕捉量化套利机会,请问您主要在哪些市场,用什么方式,捕捉哪些类型的套利机会?

贺金龙:我们公司长期专注证券二级市场的投研,时刻关注多个套利标的。比如期现套利、分级套利、可转债套利等成熟的套利策略,套利获利空间已经回归,我们依旧会继续关注,择厚套利,增加收益。此外公司投研团队十余年的二级市场耕耘,善于捕捉政策变动带来的新的套利机会。比如2015年上交易所推出的50ETF期权,我们就开始研究并交易,随着近两年的交易量持续放大,套利机会也随之大幅增加,给我司产品带来了超额回报,从而得了不少奖项。

市场在某个阶段某个领域出现定价错误,这可能是您想要捕捉的盈利机会。请问,市场为什么会出现定价错误?如何识别定价错误?是否所有的定价错误都值得捕捉?

贺金龙:巴菲特说,大多数时候,大多数证券,市场的定价都是有效的。定价错误的机会,没人告诉你。那只能依靠我们自己来发掘。市场上的定价错误主要是参与者的不同视角和目的还有就是非专业性导致。如何识别,就需要有丰富的经验以及大量数据的统计测算出公允价值。我们只捕捉自己熟悉且参与过的机会。

贵公司也有灵活配置股票多头的策略,请问何为“灵活配置”?主要配哪些类型的股票?用什么方法选股?股票多头的单边风险如何控制?

贺金龙:灵活配置主要是讲股票仓位的灵活调控。股票配置还是偏价值投资。通过多因子程序化选股。通过股票和债券仓位比例来控制股票多头的风险。即股市处于较低风险区域时增加股票投资,力求股市走高时,赢取收益;股市估值偏高时,卖股买债获取债券利息。

贵公司也参与打新股,之前打新的收益情况如何?目前打新的机会多不多?

贺金龙:我司始终参与网下打新,新股新债都会参与。打新的收益和当年发行数量以及行情关系密切。2016年网下打新股的收益30%+;2017年就回归到不到10%。今年的打新机会特别多,首先是可转债网下打新的恢复和可转债的大量发行给今年带来了不少收益,此外科创板的开板,大量科创板新股上市都给市场打新带来了很多收益。

贵公司把风控分为战略层面、战术层面、执行层面三个层次。请您介绍一下贵公司的风控体系。

贺金龙:风控的战略层面其实还是理解为我们对宏观的判断,我们的合规团队是由中国人大法学背景团队搭建起来的。对于政策的解读及政策可能引发的某些市场行为我们有较丰富的判断经验,可以说我们对于套利的理解核心还是理解为对政策的套利。当然,我们比别人更加清晰的知道“边界”在哪里。

战术和执行层面是一体的,简单来说就是如何做风控和谁来做风控的问题。公司风控部负责针对产品和策略特点,列出风控的详细要求和指标,联合其他交易部门建立完备的事前、事中、事后的风控方案,并在产品上线后持续监测、随时预警、并定期完成风控报告。

贵公司的赢胜价值系列产品回撤较低,收益较好。这类产品适合哪些类型的基金投资者?

贺金龙:赢胜价值系列产品的早期几个客户是从P2P投资领域大撤退的客户,时间点大概是在2017年底2018年初的时候,底仓基本都是债,这个逻辑易说清楚。投资人很容易认可,事实上能在这时间点果断提前撤退的P2P投资人不多,他们是聪明且专业的。

贵公司的股东、基金经理参与跟投是一大特色,您如何理解跟投这件事?通过跟投能给投资者传达怎样的信息?

贺金龙:私募机构核心竞争力是人才。私募基金行业要注重吸引和培养人才,打造优秀团队,探索和运用好合伙人、股权激励等制度,建立合理的激励约束机制,充分调动和发挥人才积极性。股东及基金经理跟投,其实就是要实现权力和义务的对等。

跟投其实就是保持利益一致性,会让投资人对产品策略有效性更有信心。

市场上私募机构众多,大多业绩不稳定。就您看来,怎样的私募机构才可能给投资者带来持续盈利?

贺金龙:预测资产价格涨跌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所以我们不会用博弈思维去赚市场上的钱。私募机构要给投资者带来持续盈利,要么是某个策略长期有效,要么是公司团队投研实力强大,能实时调整相关策略,从而实现长期持续盈利。

请您谈谈现在整个私募行业运行的最大特征。

贺金龙:我们有关注到一个数据,广深区域规模超过10亿的仅54家。综合私募机构总量来看,大概就是一千家私募机构里面会有一家规模超过10个亿。也就是说,只要你能做到千里挑一,就能算上是一家盈利还不错的私募机构。很多人说马太效应明显,头部效应明显之类的话,但是我觉得做千里挑一的事情,相对来说还不是太难,我觉得发展空间还非常大,不知道这算不算目前私募行业特征。

在您的心目中,符合哪些条件的基金经理才算是称职的基金经理?

贺金龙:这个标准会根据公司不同发展阶段不断调整的,说说最基本的。第一,知识体系要全面,所有投资相关的基本常识要有,包括不动产投资,我们有好几个基金经是不动产投资高手;第二,历史投资业绩,我们判断方法很粗暴,就是10年时间内,从最开始的10几万能不能做到数千万甚至亿级别。事实上,这种拿自己真金白银从市场上走出来的才是真正有投资管理能力的。

您觉得一家私募机构应当承担怎样的社会责任?

贺金龙:私募机构本质仍是一家公司,是公司就应该要赚钱,我们要谈社会责任,我觉得首先是得让自己公司赚钱。公司效益好了,投资人肯定是能得到很好的投资回报,公司合伙人和员工也会更有干劲,大家都开开心心了,我想这也算是在履行了社会责任。

最后,请您谈谈贵公司未来三五年的发展目标。

贺金龙:公司过去三年的发展主要还是处在摸索期,搞清自身定位,寻找合适的运营模式,打理的仍是我们身边朋友的一些钱。2019年才算正式开始商业化运作,截至目前对外募集资金刚好接近2个亿,作为新兴私募机构,我觉得这个成绩还是不错的,也引起了深圳地区很多机构关注。以这个起点算,我们3年内的第一要务是在把债券策略和50ETF期权套利策略这两个核心的低风险策略不断修正优化,努力把规模突破15个亿。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会出现一些主观投资机会,但相信我们仍会保持克制,专注低风险投资,不参与完全的裸多裸空策略。未来看5年,还是会面向偏好中低风险的高净值客户群体,提供更加有效稳健的低风险投资策略。我们认为这个客户群体是最庞大的,对我们公司发展而言,也是天花板最高的。总而言之,我们会选择发展慢一点,但是会发展更长远一点。